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专题194 社区团购“反贪风暴”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03 20:24 来源:未知 浏览:

  626969资料网站!“腐败零容忍”,在京喜拼拼上海办公室,张原进门后一眼就看到这句张贴在墙上的标语。

  今年春天,张原作为BD(地推)入职京喜拼拼,在新员工培训上,除企业文化、价值观的常规宣讲外,培训师还特别强调了企业“红线”:必须杜绝欺诈、贪腐等行为!

  不止京喜拼拼,各家社区团购企业,都在与内部贪腐作斗争。据地歌网了解,就在10月29日,美团优选内部通报了一起贪腐案件,其物资主管苏某某因违规收受合作商贿赂,被美团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

  自2019年起,互联网企业开始“重抓”贪腐:无论巨头还是腰部企业,在采购、销售等各条业务线上,大量内部贪腐案件被“公诸于世”。

  去年年中,互联网巨头纷纷参战社区团购,平台大举补贴并疯狂扩张,这也给内部贪腐留下余地,企业的风控能力因此备受考验,社区团购也静悄悄地打响了“反腐战争”。

  那是一间30平米见方的小会议室,刘池明和5位新人,共同参加了入职培训,“这其实是入职后的第二次培训”,而这场培训的主要内容,是阐述企业的“内部红线”。

  橙心优选内部的“红线”,特指各类贪腐行为。今年年初,滴滴方面还表示,橙心优选已经针对内部员工出台了《红线政策》,对腐败舞弊行为零容忍。

  1、不弄虚作假;2、不侵占或盗用公司资产;3、不瞒报利益冲突(如员工亲属已在公司任职);4、不收受贿赂;5、不泄露企业内部信息;6、不违反职业操守。

  这“六不”原则,基本囊括了企业所应当禁止的“越线”行为;而让刘池明印象深刻的,则是BDM口中一个个违规及处罚案例。

  刘告诉地歌网,他在培训中了解到,橙心某城市的一位BD,通过虚假注册团点,再在平台批量下单买货,最后又以缺货为由操作退款的形式,从平台赚取了大量佣金。

  为什么退款后团长还能拿佣金?“因为当时退货退款规则不健全,用户申请后只要团长通过,不上传截图证明也可以顺利退款,而且还保留佣金。”

  实际上,这一案例就是橙心今年1月通报的首起内部贪腐案件:橙心优选BD王某利用职务之便,违规骗取平台商品及佣金20余万元。

  阳光诚信联盟,就是互联网公司选用人员的“黑名单”。2017年2月,百度、京东、腾讯等14家企业及机构,宣布共同成立阳光诚信联盟,旨在建立联盟成员之间可共享的“反腐败信息库”。

  有支付宝的相关人士告诉地歌网,公司一位BDM曾伙同其城市经理,靠“刷单”冲刺销售冠军,最终被内部风控发现,“50人的团队,开掉了近三分之二”;况且,被开除员工的违规行为,都被阳光诚信联盟记录在案。

  阳光诚信联盟是一道互联网招聘的“封杀令”,这不仅要限制住BD的刷单及侵占财产行为,更是要遏制采购的受贿行为。

  社区团购的供货规模庞大,采购选品时往往会对接海量供应商,这不免会滋生贪腐行为,甚至成为企业内部腐败的“重灾区”。

  从目前平台通报的腐败案件来看,采购、招商人员也确实是重点“反腐对象”。今年9月,美团优选内部通报称,成都武侯区法院已对美团优选一起贪腐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据地歌网了解,涉案人员是美团优选四川省区非食商品采购张某,其在任职期间多次接受成都某商贸公司行贿和宴请娱乐招待,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65000元。

  在前置仓领域,今年8月,北京法院审判网披露,每日优鲜2名采购经理收受同一家供应商的“好处费”,累计金额达156余万元,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从BD刷单到采购、招商受贿,互联网企业对内部贪腐违规行为自然是“零容忍”,但依照企业现有的风控和内部监察体系,真的能彻底“杜绝”贪腐吗?

  一位橙心优选前员工告诉地歌网,去年在四川省区,某BD就伙同自己的主管,套取了大量拉新赠品,并私自存放在个人仓库中,涉案金额达30多万元。

  被囤积的拉新赠品,大多是纸巾、牛奶和鸡蛋等;平台为促进新客增长,往往会给BD发放上述商品,再由BD送给新用户,作为“新客注册账号并下单”的赠品。

  据地歌网了解,部分平台的员工会联合团长抢购平台的饮料,数量达上百箱,再以低于批发价的价格卖给批发商,赚取差价的同时还达成了销售业绩。

  更有甚者,所谓的外部“服务商”,会提供专门的刷单工具,即通过多个账号在平台抢购新人一分钱等低价商品,再加价销售给批发商或渠道商,“1分钱一瓶的可乐,最后能卖到2块钱。”

  在社区团购庞大的产业链条下,包含着采购、BD、网格仓站长和团长等多种职能,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在发觉规则体系的漏洞后,甚至会冒着法律风险,来谋取私利。

  以采购为例,如前所述,这一岗位的贪腐几率最大。钱大妈的一位资深采购向地歌网表示,“无论社区团购、前置仓还是社区店,在遴选供应商上,采购的话语权很大。”

  这位采购还告诉记者,钱大妈的采购办公室,四周墙上往往都张贴着“反腐倡廉”海报,“时时刻刻都在给采购敲警钟。”

  为杜绝采购“一言堂”,社区团购也打了很多“预防针”。例如美团优选在大力推进的“总部统采”,一定程度上就是为杜绝地方采购的贪腐行为。

  也有行业人士谈到,每位员工都有自己的KPI,如果企业的“价值观管理”不到位,很多人看见“有利可图”的机会就去尝试,自然可能触犯到企业红线。

  36氪的报道曾指出,通常一家公司有10%的人会非常坚定地维护公司利益,有5%的人会想尽办法抓住公司漏洞谋求私利,剩下85%的人,是否贪腐往往取决于周边同事的表现以及外部的强烈诱因。

  人性善恶是互联网公司无从干预的,但伴随平台规则逐步完善、风控不断强化,以及市场环境的变化,社区团购内部贪腐也得到了更有效的管控。

  监管叫停“一分钱秒杀”及各类商品补贴,“薅平台羊毛”的漏洞被堵上了;行业经过新一轮洗牌后,现存玩家更加注重精细化运营,风控力度也在加强。

  某主流社区团购平台的供应商告诉地歌网,现在打开商家端小程序,每天都能看到“严查行贿,严查受贿”的内部通报,这也起到了警示作用。

  社区团购反腐正在进行中,而从宏观角度看,互联网公司的反腐也是一场长期战争。

  内部贪腐对企业的伤害“不言而喻”。大疆就曾表示,2018年由于供应链贪腐造成平均采购价格超过合理水平20%以上,保守估计造成超过10亿元损失。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曾总结过廉洁失效会对公司造成的损害:第一层是直接利益损失;第二层是这些决策带来的不良后果;第三层是廉洁风气变坏后,团队向心力的丧失。他表示,第三层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有统计数据显示,仅2019年前7个月,便有8家互联网公司爆出110余起反腐案件,涉及220余人,案件数量和涉事人数均为2015年的11倍以上。

  近年来,反腐之广泛程度,几乎涉及到每家互联网公司:拼多多今年一季度报告各类刑事案件18起、美团2019年查处的违纪类刑事案件共38起、滴滴自2015年1月到2020年8月共查处舞弊案件191起……

  纵观各家大厂的反腐案件,涉案人员从基层员工到中高层管理者,也可谓“一网打尽”:

  2016年11月,百度披露副总裁李明远存在与被收购公司负责人有私下巨额经济往来等涉嫌违法行为;

  2021年10月,腾讯视频影视项目制片人张萌涉嫌舞弊违法,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互联网公司的反腐斗争在近两年达到“高潮”,但除却人性善恶、制度健全性等因素,互联网大厂滋生腐败的根本原因何在?

  自网时代开幕以来,一批互联网公司站到历史的风口浪尖,并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渗透到居民生活的面面。

  大量的互联网公司在移联网时代成为了“超级平台”,具备相当庞大的体量和规模,享有极为强势的市场话语权,并且会影响到所在产业的各个环节。

  “当你手上全是市场资源的时候,你没有有效的市场手段去规范这些资源,里面有太多人为的因素,一定会产生这些东西。”一位阿里管理层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表示。

  超级平台的出现,让部分关键岗位的员工,占据了更为丰富的市场资源;而职权边界的迅速延展,进一步导致不少员工不惜违规违纪,乃至违反法律,也要“铤而走险”。

  “反腐败”是自古代就出现的一套手段,只不过今天的主角换成了互联网公司;而互联网企业应该如何行之有效地反腐?

  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曾表示,互联网企业反腐,最重要的还是要通过互联网企业内部改革,去解决权力结构与选人用人体制这两个根本性问题。

  反腐是互联网公司要长期坚持的事业,这也是在互联网大厂升格为“超级平台”后,必须肩负的社会责任。

上一篇:天津美院美育进社区主题展览开幕
下一篇:广汉男子疯狂盗窃电瓶 警方寻线破案